哈该书查经分享(肖松传道)

哈该书, 第一章
我们在等神,神也在等我们 

hg.PNG


《哈该书》的年代是波斯王大流士第二年,即公元前520年。当时的历史背景是,回归已经于公元前538年波斯王居鲁士的时候开始,耶路撒冷圣殿的重建工作也随之展开。然而,因为敌对势力的拦阻,重建被迫停止,直到大流士作波斯王的时候。在停工期间,回归的犹太人所能建造的,似乎只能是自己家的房屋了。这个时候,神派遣先知哈该向百姓说话,要激动他们的心起来恢复圣殿的重建工作。

经文写到:“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:‘这百姓说,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。’”(1:2)这反映出来的就是当时犹太百姓中普遍存在的心理。因为在被迫停工之后,大家对于圣殿的重建几乎不能做什么,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重新开始。于是,在他们认为神重建圣殿的时间尚未来到的时候,所做的也就只能是等待,并且做点别的事情,例如把自己的家建设好。虽然百姓的这句话看似合理,可是从上下文来看,神显然是在责备他们:“这殿仍然荒凉,你们自己还住在天花板的房屋吗?”(1:3),面对神的责备,百姓可能会觉很委屈。圣殿停工明明是因为受到敌人的阻挠。他们之所以不建造圣殿,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,而是时事所迫,不得已才这样。可是现在神却责问他们为什么只顾自己的事,不顾神家的事。照理,神应该是怪那些阻挠圣殿重建的仇敌才对啊,怎么反倒是认为是百姓的错呢?然而,我们知道神不会看错人、说错话。神的话反而要引起我们的思索。不错,被迫停工的确不是百姓的错,可是百姓面对停工的心态却出了问题。他们的确是在等待神的时间到来,可是他们的这个等待,不是那种迫切的、为神家的事挂心的等待,而是近乎不负责任的等待:既然神的时间未到,那我们就干点别的吧。这种等待,也是近乎推卸责任的等待:重建圣殿是神的事,我们不能重建圣殿,是因为神的时间未到。神所针对的,就是百姓的这种错误的心态。的确,神掌管万有,圣殿重建的停工也是在神的眼目鉴察之下,可是神希望百姓的回应不是在其中消极怠工、推卸责任,而是积极预备,为神家的事迫切等待。

百姓在等待神的时间,可是神却在等待百姓的行动。今天,“神的时候未到”常常成为我们挂在嘴边的话,听起来很属灵,一切仰望神,可是其中有没有我们应该反省的地方呢?不错,神做事有定时。可是我们难道可以因此就落入懈怠的等待中:反正是神的时间、神的事,我们就交给神吧?我们把太多的事情都归于神的时间未到,以至于我们可以安享在自己的世界中。生命不成长、传福音走不出去,无法在世界中做盐做光,始终被罪恶辖制,等等这些,我们都简单地归为神的时间未到。这不是说我们可以忽略神的时间,而是说我们是否忽略了自己的责任?事实上,正因为这是神的事,所以我们要更加上心,好像自己的事一样;正因为这是神的时间,所以我们要警醒等待,积极预备、迫切呼求神的工作兴起。
 
静默思想:“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:‘这百姓说,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。’”(1:2)
 
静默思想:想想有多少事情,我们是归结到“神的时候未到”而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呢?在等待神的时间到来时,我们在做什么呢?我们是在积极预备、迫切呼求,引领渴望吗?西面是很好的榜样。他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来到,但是却是素来等候(路2:25)。

哈该书, 第二章
圣洁带来荣耀 

《哈该书》第2章讲的是神不断藉着先知哈该向当时参与圣殿重建的百姓发出鼓励、劝诫和安慰的话。这对于当时的重建来说非常重要。因为百姓所面对的不但是被毁已经将近70年的圣殿废墟,也是圣殿重建被迫停止之后将近20年的工地。而且,这个时候敌对势力的拦阻依然存在,直到波斯王大流士下诏才有所转机(拉5-6章)。在这段时期,面对荒凉的现场,看着自己手中微薄的资源,还要面对各方面的拦阻,重建的难度之大,足以令人灰心丧气。这个时候,神的话来了。神鼓励百姓要刚强。神也向百姓展示出一幅美丽的前景,在不久的将来,神要震动列国,将建殿所需的各样财宝都运过来,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。神的话语后来的确应验了。

能够参与重建圣殿这样荣耀的圣工,参与的人必定也自觉很有荣耀。可是果真如此吗?经文有一段特别的话来提醒百姓(2:11-14)。当有人用衣襟兜着圣肉,这衣襟并不能使其它物品成为圣;可是反过来,当有人被死尸污秽之后,他如果摸其它物品,这些物品就都会被污秽。这段经文的意思是说,圣洁是不能被传染的,可是污秽却可以。应用在当时圣殿重建的工作中也就是说,并不是因为人们所参与的是圣工,参与的人就可以变为圣洁;可是反过来,参与圣工之人的污秽却可以使圣工受到玷污。神乃是警戒百姓,虽然神应许圣殿的重建一定会完成,百姓不需要担心。可是百姓在其中要留意的,不是自己出人出力参与就可以了,更为重要的,乃是保守自己在当中的圣洁。

我们不会因为所参与的是圣工而成为圣,但却会因为自身的污秽而玷污圣工。这对我们今天在教会参与服事的弟兄姐妹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警戒。我们很容易忽略这一点。我们往往以为多参与一些教会的服事,就可以让自己感觉好像比别人更敬虔,更爱神,更圣洁;而且随着自己所参与的服事越“圣洁”,自己也感觉越高人一等,弟兄姐妹也会这样来看。领诗的似乎比厨房的更圣洁;站讲台的似乎比领诗又更圣洁;能够在各处讲道的似乎又比只在本堂的更圣洁.....这并不是说这些服事本身有什么问题,或是参与的人一定不对,而是说,我们往往触犯的误区就是以为参与一个圣洁服事会让人变成圣洁。实际上,只有成为首先成为圣洁的人,才可以在所参与的服事中被神喜悦;而带着污秽服事的,不但不会被圣洁的事工成圣,反而是玷污了圣洁的事工。

圣洁带来荣耀。虽然我们相信神使万事互相效力,叫爱神的人得益处。即便不圣洁的人所参与的服事并不见得就一定被神摒弃不用,但神在其中对参与之人自身圣洁的要求我们断不能忽略。
 
默想经文:“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:‘你要向祭司问律法,说:若有人用衣襟兜圣肉,这衣襟挨着饼,或汤,或酒,或油,或别的食物,便算为圣吗?’祭司说:‘不算为圣。’哈该又说:‘若有人因摸死尸染了污秽,然后挨着这些物的哪一样,这物算污秽吗?’祭司说:‘必算污秽。’” (2:11-13)
 
静默思想:圣工不能使我成圣,我却可以使圣工受玷污。关键还是我本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安静下来,把眼目,把自己所关注的重点,暂时从所参与的服事中转移出来,放到自己的身上。看看自己的手,摸摸自己的心,聆听圣灵的提醒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